<em id="jfv5r"><form id="jfv5r"></form></em>

      <address id="jfv5r"></address>

              <noframes id="jfv5r">

              安徽:“拄拐老師”李元芳堅守18載 雙腿跪著講課

              李元芳是安徽淮南市鳳臺縣丁集鎮張巷小學的一名教師,3歲時不幸身患小兒麻痹癥,導致左腿肌肉嚴重萎縮。1998年,李元芳大學畢業,回到家鄉的村辦小學成為一名教師,依靠拐杖支撐身體給孩子們上課,一干就是18年。

              如今,李元芳每天要上四節課,還要負責1小時的自習課,一天差不多要站四個小時。由于長時間拄著拐杖站立教學造成脊柱側彎變形,腰和腿時常疼痛難忍。為了不影響教學,她在講臺旁邊放了長板凳,每次疼得厲害時,就單腿或雙腿跪在板凳上給孩子們講課,緩解疼痛。【詳細】

              云南:“袖珍校長”熊朝貴托起山里娃的希望 一個都不能少

              熊朝貴是云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馬關縣夾寒箐鎮么龍小學的校長,因為身高只有1.38米,被人們稱為“袖珍校長”。

              1983年,熊朝貴高中畢業后回鄉教書,先是做代課教師,1995年到么龍村小學任教至今。么龍小學距離中越邊境僅有二三十公里,山高谷深,交通不便。學校共有295名學生,全部都是苗族、壯族和瑤族,其中190人住校,大部分是留守兒童。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熊朝貴既是校長,也是教師,還要像家長一樣事無巨細地照顧著孩子們。【詳細】

              廣西:退休“單腿教師”李祖清重返講臺 撐起孩子求學夢

              今年61歲的李祖清是廣西桂林灌陽縣洞井瑤族鄉野豬殿村的一名小學教師,19歲起就一直在大山深處教書育人。1981年,李祖清在一次家訪歸途中被毒蛇咬傷右腳,造成小腿肌肉萎縮、骨骼壞死,成了殘疾人。

              在幾十年的教學生涯中,李祖清老師幾乎走遍了野豬殿村每一個教學點,用知識將一批批孩子送出大山。2015年11月份,李祖清老師光榮退休。因為沒有新老師愿意到大山里來接替崗位,退休的李老師就又接過教育部門的返聘證書,重返講臺。他說:“為了孩子們的未來,為了大山的希望,只要我還能站起來,只要這個講臺還需要我,我就會竭盡全力一直干下去!”【詳細】

              山西:無指山村教師陳海平執教26年 胳膊夾粉筆板書

              先天手足“無指”,他沒放棄努力。成山村小學代課教師,他執教至今26年,靠胳膊夾粉筆寫一手好板書!為教好拼音曾早5點起床騎車20里向人請教,他說老師得為人師表。近幾年學生漸少他仍堅守,“剩一個也教!”山西48歲教師陳海平師德為指撐起山中夢。【詳細】

              安徽:從40到4人 殘疾教師37年堅守從未言棄

              今年56歲的周順友是安徽省樅陽縣周潭鎮燕山教學點的一名民辦教師,因患過小兒麻痹癥,他的右手和右腿留下殘疾。

              自1979年來到燕山教學點任教以來,周順友37年在此默默耕耘,為山村孩子帶來知識和快樂。近年來,隨著生源的減少,燕山教學點學生人數從高峰期的40多人下降到現在的4人。周順友依然獨自堅守在教學點,承擔著語文、數學、音樂、美術等課程的教學任務。雖然如今已接近退休年齡。但談到燕山教學點的未來,周順友滿懷希望地說:“現在辦學的物質條件越來越好了,就是缺老師。我希望能再來一位新教師,把教學點繼續辦下去,方便山村低齡學生上學。【詳細】

              湖北鄉村教師周用肖:愛撒土苗山寨 堅守育人39載

              深山苗寨教學點,堅守育人39載。他就是59歲的周用肖,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始縣景陽鎮偏坦村教學點的一名老師。1977年,周用肖開始在村小學帶課,承載起了貧瘠山村的希望,把愛撒在土苗山寨,送出大山的孩子一撥又一撥。年近六旬的周用肖身患腰椎病,課外還要照料患肝病晚期的兒子和癱瘓20年的女兒,妻子又體弱多病,雖然周用肖的家庭也極度困難,但他卻從未有一天丟下教學點的孩子們不管?!白龊靡幻h山村的老師,一是心中要有愛,二是心中要有責,我教書能得到家長的認可,是最大的幸福?!敝苡眯ふf。【詳細】

              湖南鄉村教師李吹明:堅守30多年 將送走最后一位山里娃

              位于湘、鄂、贛三省交界處的湖南平江縣南江鎮萬家村萬家小學,是一所只有兩個年級的村小。20世紀90年代萬家小學還有學生300多人,最近十來年學生一年比一年少。就在一年前,萬家小學還有30多位學生,而到了本學期,大批學生轉學到了條件更好的鎮中心小學或者鄰村的完小念書,全校也只剩兩位教師7名學生。8歲的女孩彭逸是二年級唯一的學生。60歲的李吹明是二年級唯一的老師。李吹明在這所村小堅守了30多年,彭逸是他教師生涯的最后一名學生。【詳細】

              吉林鄉村教師蘭占東:堅守6名農村娃 薪水830元教7門課

              今年65歲的蘭占東,是吉林省扶余市更新鄉鄭家小學的一名教師,從1973年參加工作算來,這已經是他執教村小的第40個年頭。由于鄉村小學教師稀缺,蘭占東需要一個人承擔除英語之外的七門課程。這樣的日程,他一堅守,就是幾十年。雖然他多次獲得“先進教師”稱號,但是面對便利條件,也沒有離開,毅然堅持。在他堅守的歲月里,他還曾經多次騎著自行車,帶著小黑板,到生病的學生家無償補課;幫貧苦家庭的孩子墊付學費。【詳細】

              山西鄉村代課老師姬愛環:30年堅守 再辛苦也值得

              15歲第一次作為代課老師走上講臺,姬愛環就喜歡上了課堂里的孩子們。30多年來,她先后在山西省婁煩縣農村的多所小學任教,學校里的孩子來一撥又走一撥,不變的是站在講臺上的她。姬愛環現在任教的白刁嶺村小學有7名學生,她是學校唯一的老師,每天除了輪流給不同年級的孩子上課外,還得負責孩子們的接送。因為錯過了轉為公辦教師的機會,姬愛環每月工資只有1000元左右。工資偏低,教學條件艱苦,姬愛環也曾想過放棄,但看到孩子們求知的眼神,她還是毅然選擇了留下?!拔蚁矚g孩子,真的離不開他們?!?她說:“看著孩子們一點一點學到知識,我覺得自己再辛苦也值了?!?a target="_blank">【詳細】

              重慶鄉村教師姚禺礽:高山上的堅守 托起孩子的夢想

              文峰鎮的紅池壩小學是重慶巫溪縣里海拔最高的村小,學校共有11個學生,孩子們家庭普遍比較貧困。在這座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52歲的鄉村教師姚禺礽為了山區孩子讀書上學“一個都不能少”的承諾,一個人在紅池壩小學堅守了9年,送走了紅池壩小學3批學生,第一批學生里已經有了7個大學生,這是讓姚禺礽最自豪的事。他說,“只要山上有孩子要讀書,學校就得辦下去?!?a target="_blank">【詳細】

              四川鄉村教師陳秋菊:留守娃們的"孩子王"

              四川省資陽市樂至縣中天鎮樂陽小學,創建于1978年,坐落在樂至縣與資陽市的交界處一條鄉村公路邊,離樂至縣城約30公里遠。2006年之前,這個學校還有初中。因為生源問題,現在是所鄉村小學。90后語文教師陳秋菊,是樂陽小學唯一的90后教師。樂陽小學有16名教職工,平均年齡48歲。陳秋菊是學校目前最年輕的教師,教齡也已有8年了。在她之后,學校來過4名教師,已經走了3名。【詳細】

              黑龍江:80后小夫妻撐起中國最北鄉村小學

              在黑龍江漠河縣北極鎮北紅村,有一座簡單卻不失整潔的小學校園,這就是我國版圖最北端的鄉村小學——北紅小學。學校目前只有15名學生、一間排房,而一對“80后”夫妻教師王忠雷、于晶,撐起了北紅小學的全部教學工作。王忠雷教數學、品德、體育;于晶教語文、音樂、美術。夫妻倆白天上課,晚上改作業、備課,雖然辛苦,但看到孩子們的進步,兩人就特別興奮。對于他們來說,看到孩子們的笑臉和家長們信賴的眼神,堅守就是有意義的。【詳細】

              四川夫妻教師:700多留守兒童的“果爸和張媽”

              南江縣黑潭鄉元頂村有一個遠近聞名的“留守兒童之家”,17年時間里,夫妻教師陳果和張蓉在這里無私照料了700多留守兒童的學習生活。夫妻倆讓這些大山深處的孩子們童年生活不再單調和孤寂,夫妻倆也被這些留守兒童親切的稱為“果爸和張媽”。從這里走出去的孩子,有的讀完高中、大學,甚至有的已經參加工作成為社會棟梁。陳果說,每當曾經帶過的孩子回來看望,叫一聲“果爸、張媽”,他就感覺這輩子沒有白活。【詳細】

              江西:山區教師陳清華 將愛灑滿大山

              地處羅霄山脈深處的江西遂川縣是一個典型的山區縣,而石門嶺教學點正處在這個山區縣的山中,從縣城坐車到這里要近2個小時。生活在這里的人,都有一個夢想:走出大山。

              54歲的陳清華和妻子卻截然相反,他們從山外走來,而且越走越深。1992年,當聽說一些鄉村缺少老師時,在鎮上一中學工作的陳清華毅然選擇了進山支教。而妻子考慮到家庭團圓和丈夫獨自支撐一個深山教學點不易,也放棄了自己收入頗豐的生意,背著3歲的獨生女兒進了山。在隨后的24年里,他們先后在滁州、下秋、上坳、石門嶺等教學點工作,離家一站比一站遠,條件一處比一處差。【詳細】

              福建 “夫妻檔”:從做飯到備課 撐起山村教育一片天

              福建云霄縣和平鄉內洞村位于革命老區烏山腳下,位置偏遠。近年來,由于山區教育資源整合和村民外出務工,留在村中的孩子越來越少,教學點的規模也一再萎縮。目前,內洞村教學點僅有一對夫妻教師、8名小學生和10名幼兒。就在這里,鄉村教師吳海木和妻子曾玉葉默默堅守,為山村留守兒童撐起求學的一片天。從給孩子做飯到備課教學,夫妻倆過得忙碌又清苦,“曾想過要離開,但睜眼閉眼都是孩子們的目光,實在放不下?!?a target="_blank">【詳細】

              欧美一级视频高清片,又大又黄又粗又长又爽,免费一级A片视频在线观看
              <em id="jfv5r"><form id="jfv5r"></form></em>

                  <address id="jfv5r"></address>

                          <noframes id="jfv5r">